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馬寧:對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的幾點思考

日期:2017-11-27    來源:    作者:

      深入認識“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重要理論,是貫徹落實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精神的一個重要抓手。“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是實現“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重要途徑;“堅持中國化方向”是對我國宗教具有時代性的普遍要求;“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要內外兼修、深淺并重,避免浮于表面、流于形式;“堅持中國化方向”要調動宗教界的主觀能動性,積極探索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的途徑與舉措。
    今年4 月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召開,在習近平總書記發表的重要講話中,有不少關于宗教問題的新思想、新觀點、新要求。其中,對2015 年5 月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首次提出的“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必須堅持中國化方向”這一重要命題,再次進行了重申、強調,并作了系統的闡釋。可以說,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的一個新發展,也是當前和未來很長一段時期內宗教工作的重中之重。因此,要全面貫徹落實全國宗教工作會議,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的精神實質,就要對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重要理論進行全面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堅持中國化方向”是實現“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重要途徑在去年和今年前后兩次召開的涉及宗教工作的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中都強調了“堅持中國化方向”的問題,并且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還進行了更為系統的闡釋,可見這一問題的特殊重要性。“堅持中國化方向”理論的提出,是對宗教在中國傳承發展歷史經驗的高度概括,體現出黨對宗教演變發展客觀規律的深刻認識。從歷史角度看,宗教與所處社會相適應、相協調,是宗教生存發展過程中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普遍規律,也是各外來宗教傳入我國后的自覺選擇。“堅持中國化方向”理論的提出,也是對當前現實層面的迫切需求從宗教工作角度給予的回應。實際上,如果對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字斟句酌、認真領會,就不難發現,在當前這個時間節點上強調這個問題,是十分及時、十分迫切,也是十分必要的。我們常說,做宗教工作就是做好信教群眾工作。當前,正是我國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最關鍵的時間節點,而在實現這些奮斗目標的過程中,自然也包括我國所有的信教群眾。中國夢理應是組織和凝聚包括廣大信教群眾在內的中國人民共同的復興之夢,而距離這些艱巨任務、使命的完成,從時間上講應該是十分緊迫、不容拖延的。因此,當下對我國宗教提出“堅持中國化方向”的要求,從宏觀上來講,就是為了更好地團結、凝聚一切力量,來實現我們偉大的奮斗目標。“堅持中國化方向”理論的提出,是黨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上積極創新的具體體現,是黨和國家對宗教理論政策的發展完善,也標志著黨和國家全面把握宗教工作的能力水平的不斷提升。此次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中也提到“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就要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認識和對待宗教,遵循宗教和宗教工作規律,深入研究和妥善處理宗教領域各種問題,結合我國宗教發展變化和宗教工作實際,不斷豐富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用以更好指導我國宗教工作實踐。”因此,“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理論的提出,就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的發展和豐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進一步明晰了“堅持中國化方向”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之間的邏輯關系。可以說,“堅持中國化方向”是“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重要途徑和首要任務,是對新形勢下“相適應”實踐提出的細化、深化、具體化的要求,其作用是為了不斷提高“相適應”的廣度和深度。
    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要內外兼修、深淺并重
    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發展方向是一項任重道遠的工程,涉及正確認識和處理好宗教與政治、宗教與社會、宗教與文化、國內外不同宗教之間、信教群眾與不信教群眾之間方方面面的關系。要從根本上推動這一艱巨使命的完成,就不能操之過急、浮于表面、流于形式。真正的“中國化”應該是內外兼修、深淺并重的。如伊斯蘭教中國化的歷程既有表層的中國化,即中國穆斯林的衣食住行、宗教建筑風格的中國化;也有深層次的中國化,即“以儒詮經”、漢文譯著、經堂教育等思想文化層面的創新舉措。這其中,既有中國穆斯林大眾在適者生存規律指導下的自然選擇,也有穆斯林社會精英階層的文化自覺、文化自醒。正是這種表層、深層相互結合,內外兼修的中國化實踐,才促成伊斯蘭教在中國的植根與發展。對于基督教深層次的中國化問題,一些學者也進行過有益的探索。如著名的哲學家、神學家孔漢思這樣說:“還可以有另一種基督教與中國接觸的方式,這種接觸不僅能實現互補的融合,還可以實現真正的‘本土化’,讓基督教在中華沃土中‘植根’。這就是外來宗教的本土化。這種模式不再需要傳教士從國外輸入基督教,也不再需要單純地把西方神學譯成中國概念,它追求的是在當地中國的社會文化環境里,在一個獨立(即自立、自養、自傳)的教會框架里,實現反映基督教的信念。”中國基督教要想真正探索出適合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從深層次上堅持中國化方向,深入推進中國基督教神學思想建設是必不可少的關鍵環節。總之,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應是多層面、多角度、立體的,不是單一、表象的。各方面的探討、研究與宗教界的實踐,不應該僅僅停留在建“哥特式教堂”、“阿拉伯風格清真寺”還是“中國風”的宗教建筑上。同時,堅持中國化方向更應警惕只做表面文章,用“中國化符號”掩人耳目,行逆“中國化”、偽“中國化”之實。
    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是一個漸進、動態、雙向互動的過程,要充分發揮宗教界的主觀能動性
    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發展方向應該是一個漸進、動態、雙向互動的過程。從宗教工作部門的角度來講,在推動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的過程中,要尊重宗教的客觀規律,遵循宗教工作規律。馬克思主義宗教觀揭示了宗教的本質、產生、發展和消亡的客觀規律,中國共產黨根據我國革命、建設、改革等不同歷史時期的任務,將馬克思主義宗教理論與中國的宗教實際相結合,不斷豐富發展馬克思主義宗教理論,創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在正確處理宗教問題上,中國共產黨有著豐富的理論和實踐經驗。如作為中國共產黨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核心的鄧小平同志,在上世紀80 年代初與班禪談論宗教和西藏發展的問題時明確指出,對于宗教,不能用行政命令的辦法,但宗教方面也不能搞狂熱,否則同社會主義、同人民的利益相違背。對于宗教不能用行政命令的辦法,這是黨和國家在處理宗教問題方面的重要經驗。當前,在推動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的進程中,宗教工作部門要注重方式、方法,要多用“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辦法,避免使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那樣,做好黨的宗教工作,把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好,關鍵是要在“導”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準,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動權。
    從宗教界自身的角度來講,堅持中國化方向要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要繼承、吸收成功的歷史經驗,也要結合自身實際,勇于創新、不斷探索。歷史上,外來宗教傳入中國之初,為了便于傳教,都曾主動探索過不同的“中國化”方式,這些探索和實踐對當代各大宗教的中國化是有借鑒、啟示作用的,對此我們不應忽視。如傳教士利瑪竇在中國傳播天主教的過程中,采取主動與主流文化調和、融合的文化適應機制,他和他的同伴穿上儒服、帶上儒冠;深入研究儒家經典,借以闡釋天主教義理;積極與羅馬教廷溝通,從文化、倫理的角度“澄清”中國人的祭祖祭孔之儀與天主教反對偶像崇拜之信條并不違背。我們權且不去探究其“中國化”的真正目的何在,但這種“中國化”的積極態度和勇于實踐的精神應該予以肯定,也是值得學習和借鑒的。歷史上,我國各大外來宗教都有自己的“中國化”經驗、“中國化”方法、“中國化”理念,當代各大宗教的中國化實踐也不必非得“另起爐灶”、“另謀他法”,對于過去的經驗、方法、理念中有益的成分,是可以繼承和借鑒的。歷史上我國各宗教的中國化歷程、進度不盡相同,當前各大宗教的具體情況又復雜多樣,因此,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的任務、舉措應各有側重,方法、途徑也應有所不同。這就需要各大宗教發揮主觀能動性,結合自身“中國化”的歷史經驗、現實處境,發揮自身的優勢、特點,積極探索符合自身實際、行之有效的“中國化”的方法、途徑。

福彩排列7